返回上一頁 新番外 那個人,新書5月1日見 回到首頁

新番外 那個人,新書5月1日見
圣墟新番外 那個人,新書5月1日見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同原番外篇相比,大部分未變,局部做出修改,又增加了一部分內容。

在紅日噴薄中,林地繚繞的薄霧都色彩斑斕起來,空氣很清新,混著花草的芬芳。

不遠處有一座很大的道場,沐浴在朝霞中,那片占地極廣的建筑都染上了淡淡的金色,山水長廊,亭臺樓閣,小橋流水,錯落有致。

這是楚風的歸隱地,懸在諸世外,雖遠離塵世喧囂,但也未徹底與世隔絕,許多親朋故友都住在這里。

事實上,他們時不時就去紅塵游歷,或看大世的繁盛與燦爛,或體味絕靈時代的艱難與困苦,從未遠離。

轟!

道場深處,一頭皮毛烏黑光亮的的大莽牛,頂天立地,展現本體,宛若一座大岳般高聳入云,爆發出驚人的能量,它正在“晨練”。

若是在諸世中,它這個級數的力量早已震碎蒼穹,打穿到域外去了。

不過,這里毫無波瀾,連地面都沒有晃動,整座莊園紋絲不動。

縱然一條像龍又像蠶的兇獸俯沖而來,再加上雪白的麒麟,道紋交織的異荒虎,還有返祖的斗戰獼猴等加入進去,與那黑色莽牛切磋,激烈混戰,此地也都沒有任何裂痕。

一陣微風吹來,晶瑩的湖泊中仙蓮綻放,霞光沖霄,道紋交織,讓湖面漣漪點點,清香隨之蕩漾開來。

楚風在湖畔的藥田中忙碌,手持玉鋤剖開異土,親自將一株悟道茶的枝杈植入,等待它生根發芽。

“楚大人,您這茶樹看著眼熟,是從葉天帝的藥園中偷折下來的嗎?”一個紅衣少女蹦蹦跶跶,非常活潑的走來,大眼靈動而又狡黠,一看就不是讓人省心的主。

楚風聞言,臉當即就黑了,糾正道“葉天帝自己送我的。再有,楚曦,不要亂稱呼,讓你父親知道,保準打的你屁股開花!”

紅衣少女楚曦青春活躍,一點也不害怕,走過來熱情的抱住楚風的一條手臂,道“不讓他知道!再說了,您這么年輕,真要每天喊您老祖宗,總覺得暮氣沉沉,顯老。”

遇上這么一個古靈精怪的后人,楚風倒也不覺得煩,而是很受用,默許她喊楚大人,他確實不怎么喜歡被人稱呼為老祖宗。

他一如過去,看起來不過是個清秀的年輕人,歲月無痕。

實力到了他這個層次,時光河流對他來說,不過是美麗的景觀,過去,現在,未來,都不過是一念間,無論如何也影響不到他。

到了這種境地,他更愿意過返璞歸真的生活,棲居田園,培植花草藤蘿,飲一杯清淡的茶。

楚風望向遠處的園林,依稀見到幾道婀娜的身影,正在采集仙花、道果等,她們準備親自釀造化酒漿。

縱然是他身邊的人,那幾位曾與他同甘共苦,闖過最艱難歲月的女子,雖實力遠未至這個領域,但也依舊青春永駐,歲月難侵。

楚風共有三個子女,多年過去,后人卻是不少了。

眼前這個很機靈的紅衣少女楚曦,就是他頗為喜歡的一個后人。

“楚大人,我和您說,我堂哥楚曉被人打了,好慘,臉腫脹的像個豬頭一樣。”楚曦小聲通風報信。

“楚曦,你又打小報告!”一個青年走來,鼻青臉腫,戰衣破爛,非常狼狽。

他臉上的傷痕中有符號不時閃爍,這是暫時不能消腫的原因所在,對手很厲害,留下的道紋未滅。

“居然被人打成這個樣子,難得啊,跟誰打的?”楚風問道,在這片安謐的小天地中,他封閉了洞徹萬物真相與本質的感知,如果一切還未發生,便已通曉所有未來的軌跡,那對追求田園生活的他,就失去了原本平淡歸真的樂趣與意義。

這是他的選擇,讓生活回歸本初,接近平凡,

他不愿屹立在知曉一切、掌控所有的領域中,更愿意做一個有血有肉的人,身在人間燈火中。

“葉家兄妹對我出手……”楚曉支支吾吾,很不自然,他一向好戰,結果今天被人打成這個樣子,覺得非常沒面子。

楚風驚訝,道“你不是和那對兄妹中的妹妹的關系……很好嗎?”

楚曦道“還不是怪他自己是個花心大蘿卜,瞞著葉家姐姐去荒天帝家找另外一位姐姐套近乎。”

楚風頓時瞪眼,這還了得。

“沒有,我被誤會了,實在太冤枉了!”楚曉憤懣,一副莫大冤屈的樣子,道“我是為楚林大哥送信去的,是他想與那位姐姐一起去上蒼游歷。結果,被葉家的妹妹誤會了,喊上她哥,將我堵在了路上。”

“而且,這還不算完,葉家的妹妹說,要喊上她所有的族兄每天都要堵我一次!”楚曉揉著腫脹的臉,面皮抽動。

“那你也去喊人啊,叫上楚林大哥,喊上諾姐他們,也能湊上一隊人馬。”楚曦唯恐天下不亂,在這里亂支招。

讓楚曉悲憤的是,楚大人,這位老祖居然聽的津津有味,那張清秀的面孔上滿是笑容,頗感興趣。

這什么人啊?楚曉無語了,楚大人的心態是保持的太年輕了,還是太無良了?

他不禁想到在紅塵游歷時聽到的一些傳說,楚大人當年似乎有不少“雅號”,什么楚魔,火化道祖,還有更離譜的,好像叫什么……人販子?!

盡管楚風平日封閉了洞徹一切的感知,可是有人敢琢磨他,暗中腹誹,那還是會第一時間生出敏銳感應的,知曉所有。

他微笑著,露出燦爛的牙齒,然后親切的揉了揉了自己這個后人的臉,結果讓他腫脹的臉頰又直接胖了三圈!

楚曉頓時“熱淚盈眶”,再也不敢胡思亂想。

“你好好去和人家姑娘解釋清楚。”最后,楚大人才靠譜的為他支招。

“不行,我要先擊敗她的幾個族兄再去和她解釋,不然,我不僅冤死了,而且也太沒面子了。”楚曉果然好戰,竟想藉此機會與對方切磋。

“那你自己去處理吧。”楚風開始趕人。

楚曉磨嘰,不肯離去,道“楚大人,要不您再開創一部更加強大的經文吧,再拓展出一條全新的進化路,我從頭到尾跟著學。”

“經文還不夠多嗎,以前的那些經書呢,你們練到盡頭了嗎?”說到這里,楚風數落他們,道“那么多的經書,都哪去了,全被那只狗叼走了!”

提及這些,楚風就臉色發黑,那只狗對經文的興趣高的簡直讓人受不了,有無比嚴重的收集癖。

??最后,它竟然用成摞的經書筑了個狗窩,也不是要??練,就是每天美滋滋的趴在里面。

“那些經文,我們也在學呢,早已倒背如流。”楚曉小聲道。

正說那只狗呢,結果它出現了,看得出剛從狗窩里爬出來,迎著朝霞張了個哈欠,它身后的經書在晨曦中則自動發出道鳴聲,熠熠生輝。

噗通!

狗皇直接跳進湖里,撒著歡游了兩圈,隨后張嘴收走一條又一條碩大而晶瑩又肥美的龍鯉就跑了。

“這個禍害,那是我剛從混沌河中找來的新品種龍鯉,直接就又被它惦記上了。”楚風搖了搖頭。

不久后,狗皇將龍鯉扔給剛晨練完的大黑牛、歐陽大龍、彌天等人,讓他們燒烤龍鯉,它自己則坐等著。

很快,腐尸與黎龘也出現了,手中拎著幾頭稀有的珍禽,乃是諸天絕佳的食材,湊了過去。

“一群禍害!”楚風又補充了一句。

狗皇在楚風這里,在葉天帝那里,在荒天帝那里,都有自己的巢穴,而且這個經文收集癖晚期患者,都是以各種經書筑的窩。

它其實很愿意呆在葉天帝的道場內,畢竟??它那個時代的人大多都居住在那里,連無始、女帝也在,都有各自棲居的成片仙山與宏大的道宮等。

然而,它對女帝有些犯怵,從來不敢久留。

至于荒天帝的府邸,它去的不算非常多,但也不是很少。

原本,狗皇就不敢在那里犯渾,一直很規矩與本分,所以不怎么擔心被收拾。

只是有一次,荒天帝的后人卻是將它嚇了個夠嗆。

那是荒很喜歡的一位后人,興高采烈,無比好奇,什么都請教,什么都問,問??它有沒有道侶,有沒有后人,最后更是神秘兮兮地問它,該族出產的皇狗奶怎么樣?!

“?!”狗皇當時臉就綠了,它沒看那個混賬小子,而是偷眼看向了荒。

荒天帝沒搭理他,但是狗皇似有誤解。

當日,狗皇夾著尾巴就跑了,好長時間都沒敢再去做客,連那邊的狗窩都荒廢了很長時間,筑窩的至高經卷都快發霉了。

所以,它呆在楚風這邊的時間最長,天天在這邊聚會與禍害。

當然,偶爾它也會拉上九道一與古青,跑到紅塵中去游歷。

楚風的隱居地、葉天帝的道場、荒天帝的仙鄉,彼此相距都不遠,皆懸浮在世外,三個道場連線是一個三角形,彼此等距。

可以說,他們聚首很容易,連弟子門徒都時不時的湊到一起切磋,共同去各界游歷。

葉天帝的道場中,除卻三座帝宮外,還有紫月宮、妙依凈土等。

但藥田占據的區域最大,當中著實栽種了許多的異種,都極其名貴,世所罕見,有些更是孤品。

比如悟道茶,這株古樹被葉天帝自紅塵中帶入仙域,又進諸天,歷經很多個紀元,此茶樹早已進化到了通天抵道的地步。

故此,這種茶葉常被用來招待荒天帝、楚風等人,女帝與無始就在這片道場中,更不必說。

狗皇在這座道場的窩,就筑在藥田邊上,它居住這里時,每天都在望著園子流口水,但是卻始終偷盜不得。

當它想偷吃仙桃時,斗戰族的圣皇就會站出來找它聊天,為它講經,為他釋道,折騰的它精疲力竭,最后逃之夭夭。

再者,藥園子中的有些藥草也是它招惹不起的,有些早已在無窮歲月前就已通靈進化為人形。

比如,一株青蓮繚繞混沌氣,每當看到狗皇在附近轉悠時,它都會化形而出,結青帝拳印,教育它做個好人好狗。

琴聲叮咚,悠揚悅耳,引來凰飛鳳舞,白衣神王姜太虛正盤坐在湖畔撫琴,蓋九幽老人則在譜曲,一個老瘋子在琴音中舒緩的揮動拳印,一改往昔瘋狂與霸道的姿態,無比的內斂。

不過,當看到狗皇路過藥田時,老瘋子的拳印變了,再次凌厲無匹。

“嗷!”

狗皇莫名就被暴揍了一頓,嗷嗷直叫“我這次真的沒有去采藥!”然而,老瘋子不與它講道理,拳印宏大,向前壓去,狗皇咧嘴,慘叫著,一路狂逃而去。

轟的一聲,遠方仙道帝光沖霄,撼動了世外,曹雨生也是段德亦是腐尸,狀若癲狂,大叫著“成帝了,我終于成為仙帝了!”這么多年來,他都快魔怔了,終于等到了破關這一天。

附近有數人嗤笑,不以為意。

咚的一聲,滿頭銀色發絲的太陰玉兔自荒的道場中拔出一根碩大的蘿卜,砸了出去,哐當一聲,落在曹雨生的頭上。

一路逃到這里的狗皇,看到后頓時雙眼冒綠光,口水都快流下來了,它認出那可是正宗的紫金道參,二話沒說,叼起來就跑。

清風吹過,火桑林沙沙作響,荒天帝的道場中像是染上一層晚霞,蓮池中碧波蕩漾,漣漪點點,半空中更是有紫氣氤氳繚繞。

在這里有火桑殿,有清漪凈土,有云曦宮闕,蒸騰瑞霞,流淌大道光輝。

荒的道場最為廣袤,曾搬運來一片連綿無盡的大荒懸在世外,有個石村在山腳下,宛若世外仙鄉。

他道場中的仙藥、道樹等多為他的戰利品,比如輪回路上的萬劫輪回蓮,厄土深處的神秘大道樹,都被他煉去不祥,栽種庭院中。

藥田間,更是一有古蟠桃樹,枝繁葉茂,它是曾經的盤王,有恩于年輕時代的荒,如今被荒請來居住在道場中,有時化形走出來去收拾藥園子,有時也會去找荒下棋。

此時,荒天帝正與在豐姿絕世的柳神對弈,孟祖師則在旁觀棋不語。

大荒中,動靜很大,那是天角蟻與赤龍在大戰,彼此整日切磋,不過大荒經過加固,又有荒天帝坐鎮,縱然兩人打的無比激烈,可是卻連一座山頭都不曾打崩。

十冠王對那兩個莽夫所在的方向搖頭,他懶得動手,帝氣彌漫,與重瞳者正在論道,也是一種切磋與對決。

大荒中養著很多兇獸,每日都大量出產獸奶。

當然,所有人都可以作證,這是給石村的孩子喝的,荒一脈所有孩童每天清晨都要喝上不少獸奶。

楚風的道場中,除卻他的閉關地,還有兩座大道紋絡交織的帝宮,那是妖妖與林諾依的坐關地。

她們長居于此,彼此間時常論道。

楚曉又一次鼻青臉腫的回來,毫無疑問,他再次被葉家的一群好戰的年輕人給堵住了,那些人為了幫自家妹子出氣,讓他風光的體驗了一次單挑……一群人的酸爽,被虐的不輕。

楚曦小聲嘀咕,給他出“猛招”,道“我要是你,直接去葉家提親,將葉姐姐娶回來,讓他們都當你大舅哥,解決所有問題!”

楚曉小聲告訴她,短時間內楚家人最好不要去葉家提親。

楚曦一聽眼睛就亮了起來,這里面肯定“有事兒”,迅速追問。

楚曉向四周看了看,而后神秘兮兮的道“你不知道嗎,楚大人似乎曾去葉家提親。”

“快說,涉及到了誰?”周曦頓時精神奕奕,大眼放光,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燒。

“妖妖大人!(本章未完,點下一章繼續閱讀)

圣墟 https://swenh.com/novel/105271/index.html